微商1688货源网 微商首选的货源推广平台! 手机版

注册

卖饼小哥的“逆袭”歧途:开发兼职点赞软件,诈骗超3亿元,坐拥

来源:检察风云     热度:      时间:2020-12-03 10:13

“招短视频关注点赞员,玩手机看视频,一单赚0.5—2元,日薪80—150元,上不封顶,时间自由,工资日结。”35岁的黄勇名就是靠群发这类短信,短短两年多骗了近200万人,获取不义之财超3亿元。

2020年8月18日,法院判处黄勇名无期徒刑,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并责令退赔违法所得给所有被害人。此外,该案的其余犯罪嫌疑人均被另案处理,已有30多人被判刑,其中8人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
1.jpg

该案主犯,图片来源:网络

做发财梦的手抓饼小哥

黄勇名的家在吉林长春市双阳区平湖街道,初中毕业后,他四处打工,但嫌干活太累,每份工作都干不长。结婚后,他和妻子胡嘉玲到山东青岛摆了一个手抓饼摊,算是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。然而,黄勇名并不满足现状,整天想着发家致富的“捷径”。

2010年底,他看到网上有一则“刷单”广告,似乎赚钱挺容易,便加了对方微信。这个网名叫“阿大”的人发过来一个二维码,让他下载一个购物App,并说:“你在这个网购平台上买一件衣服,垫付150元,下单后找我返本,再给你8元佣金。”果然,黄勇名下单后,阿大转给他158元。

轻轻松松就赚了8元,如果一口气刷10单,就有80元了,比卖手抓饼赚钱快多了。黄勇名喜出望外,催着阿大给他派“刷单”任务,陆续赚了五六十元。

第二天,阿大让黄勇名连刷两个单才能返本佣。这两个单的金额加起来有3000多元,黄勇名没多想就付了钱。谁知,阿大说他拍错了商品,让他再拍两单,这两单也要2000多元。黄勇名还是付了,可等他再找阿大时,对方已经把他拉黑。

“我上当了!”黄勇名很郁闷,感到极度不平衡:“他随便说几句话,就骗走我5000多元,这也太容易了。”思索再三,他没选择报警,而是想方设法联系上阿大。让阿大没想到的是,黄勇名没向他讨要损失,而是表示要加入他们的团队。

“5000多元就当交学费了,我想跟着你们学点本事,一起发财。”就这样,黄勇名加入这个诈骗团伙,像阿大一样,他每天群发“刷单”任务,招揽目标人物,根据骗取的金额,得到一定比例的提成。

黄勇名干劲十足,业绩遥遥领先,很快成为团队“主管”。2015年,他摸清这个诈骗团伙的套路后,决定“单飞”,还带走团队里的“骨干”孙洪敏、王庄、张小峰等5人。2016年底,黄勇名和妻子胡嘉玲、弟弟黄小忠在青岛注册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,和孙洪敏等人一起招兵买马,开发交友、语音、零售等小软件。其实,黄勇名的心思并不在软件开发上,也没指望这能赚钱,只是为了给自己的犯罪活动作掩护。

黄勇名结合眼下最火爆的短视频市场,策划出一套“兼职点赞”的骗局。他和孙洪敏等人通过微信、QQ等社交软件散发广告:“招短视频关注点赞员,玩手机看视频,一单赚0.5—2元,日薪80—150元,上不封顶,时间自由,工资日结。进群即可接单,生活费不用愁,替朋友转发,我也在做,别问我,自己去咨询,QQ群‘奋斗’号码××××××。”

为了提高可信度,黄勇名在快手等多个短视频平台上注册了10个账号,还花钱招聘专人拍摄短视频,用来给受害人做点赞关注任务。

2.jpg

警方缴获涉案电脑60多台、涉案手机100多部

“亿万富翁”的奢侈生活

事少钱多离家近,这不是梦想中的工作吗?从2017年6月开始,“奋斗”群慢慢热闹起来,黄勇名让妻子、弟弟和孙洪敏等人在群里扮演“管理员”“推广者”“培训老师”等角色,每次有人进群,他们就会像模像样地教对方怎么在抖音、快手等App上做关注点赞任务,赚取佣金。

江苏的陆佳是第一批进群的人员之一,她是全职宝妈,丈夫经营杂货店,家里经济条件一般。“兼职点赞”既不用出门又能赚钱,陆佳有些心动。她加入“奋斗”群后,在“培训老师”的指导下做了一单,赚了2元,当她想继续做时,管理员给她发来一个叫“微信息”的App,并说:“你要下载我们公司研发的这款软件,交了会费才能继续刷单。”

根据“刷单”任务多少,会费分98元和118元两种,陆佳认为自己肯定能“赚回本”,二话不说就交了98元。为了尽快把这些钱赚回来,她不停地在“微信息”App上接“刷单”任务。然而,陆佳发现App上每天派发的任务并不多,接单的会员却越来越多,大有“僧多粥少”的趋势。更没想到的是,她接满10单,赚了20元左右,之后就怎么也抢不到单了,不说赚钱,连回本都难。

“我要退会费,把钱还给我。”陆佳通过QQ群和App投诉,但没人搭理她,没办法,她只能自认倒霉。

被黄勇名他们招募进来的会员,遭遇都和陆佳一样,交了会费,但“微信息”App里每日供给的“刷单”任务数量屈指可数,无法满足会员们的任务需求。受骗后,有人觉得损失不大也就算了,有人投诉后得不到回应,只好作罢,还有一小部分人坚持投诉,在QQ群里刷屏。

黄勇名怕他们影响自己的“财路”,想出一条策略。“欢迎你们到青岛来,加入我们公司,拉到会员就可以提成,98元会费提成20元,118元会费能提55元。”黄勇名广发邀请函把这些受害者吸收为公司“推广员”,帮他扩大业务。

不少受害者为了挽回损失,纷纷加入其中,通过招揽会员得到不错的收益,有的还拉亲戚朋友参与其中。短短两年多,这个以黄勇名为首的犯罪团伙,成员发展到3000多人,遍布全国各地,公司账户每天到账的资金达七八十万元,最多时甚至高达300余万元。

黄勇名跻身“亿万富翁”行列,诈骗所得的钱除了用于公司日常开支、支付报酬外,都落入他的腰包。他在山东买了十多处房产,购置迈巴赫、劳斯莱斯、奔驰等十多辆豪车,还买下游艇、农场等。有了钱的黄勇名爱上了旅游,经常满世界飞,还成了澳门各大赌场的常客,过着纸醉金迷、极度奢侈的生活。

撬动这个“诈骗帝国”的是一个叫杜伟峰的小伙。2018年10月,浙江台州的杜伟峰在同学群里看到黄勇名他们的“广告”,决定试试。他进入“奋斗”群后,看到有人晒提现截图,有人晒任务截图,非常活跃。

微信图片_20201203101531.png

案犯同款游艇,图片来源:网络

3.jpg

涉案人落网,图片来源:网络

小案子撬动“诈骗帝国”

杜伟峰下载并注册了“微信息”App后,交了98元会费。经过“培训”后,他被告知再交118元会费,即可成为高级会员。98元的会员只能在电脑上接单,再交118元可以在手机上接单,单子和佣金会更多。杜伟峰又交了118元,然而赚了13.35元佣金后,他再也接不到“刷单”任务了。

杜伟峰意识到自己遇到了网络诈骗,立即报警。这个案值才216元的案件揭开了特大网络诈骗案的冰山一角。

经过一个多月的排查,台州警方锁定犯罪团伙的窝点在青岛,这家网络科技公司看上去与正规公司无异,实际上是一家网络诈骗公司,集团架构、团队层级、分工制度等一应俱全。2018年11月,警方一举捣毁这个诈骗团伙,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43名,缴获涉案电脑60多台、涉案手机100多部。2019年4月,黄勇名和他的数名“骨干”全部落网。

从2017年6月至2018年11月,“微信息”App注册会员高达500多万人次,其中交纳会费的有近200万人,以学生、宝妈和自由职业者为主。

归案后的黄勇名没有一丝悔意,反而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解:“我没罪,我提供平台给他们做任务,他们赚到一定数目就可以提现。是他们自己不坚持做任务,最后放弃提现,怎么能说我是诈骗?”

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黄勇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,利用网络技术手段骗取他人财物达3亿余元,系组织、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,诈骗数额特别巨大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。

这起案件是以视频社交平台兼职点赞开展诈骗的,被骗人数、涉案案值等多个数据都令人咋舌。办案人员介绍,受害人被骗的单笔金额不大,大多怕麻烦不愿主动报案,这也成为这类诈骗犯罪滚雪球式发展的重要因素。此类所谓“躺着暴富”的赚钱方式宣扬时间自由、赚钱轻松,肯定有猫腻,切莫上当受骗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相关热门文章

更多..